91香蕉视频破解版不限次数下载

白汐觉得他骂的太难听,脱口道:“我当然没有那么聪明,除了躲我还能做什么!”

纪辰凌咬牙,就知道她会躲,眼中迸射出一道锋锐,沉溺了汹涌,提高了分贝,负气一般,说道:“如果真以为我喜欢,那大可不必,我跟说过,我对有夫之妇没有兴趣!”

白汐的眼圈发红,染上了湿气。

她知道,他对她的,不是喜欢,心里还是有块地方被狠狠的刺了一下,“那……”

为什么吻她?

对了,纪辰凌用实际行动告诉她,他以前的那些都不算吻。

她不该再自作多情的。

她眼眸闪烁着,努力不暴露自己的情绪,压制着,转移话题道:“朋友还在餐厅等我们吧。”

纪辰凌握住了她的手,把戒指重新放回了她的手中,顺着她的手指,握住了她的拳头,深邃地看着她,“我说过,送出去的东西从不要回也是真的,要是不喜欢,丢了吧。”

他松开她的手,走出了监控室的门。

白汐摊开手心,看着戒指上面纯净的深蓝色。

这戒指,这么珍贵,她怎么可能舍得丢掉,好不容易理清楚的情绪,在纪辰凌的强势下,又开始糊涂。

清纯美女居家看书唯美生活照

女人总是这样,感性超过理性,还容易心软。

她无处好放戒指,就戴在了小拇指上面,意味着,她不想谈爱。

出门

纪辰凌并没有走,讳莫如深地,淡淡疏离伤感的情绪笼罩在他的周围。

他看到她把戒指戴在了小拇指上,脸色差了几分,把戒指从无名指上拿了下来,也戴在了小指上,朝着前面走去。

白汐在他的身后跟着,气氛有些沉闷。

纪辰凌走去了隔壁的餐厅。

纪皓看到他们回来,从位置上站起来,担心道:“我以为们都不来了呢?”

“想多了。”纪辰凌心情不好的丢了一句过去。

白汐也在之前的位置上坐了下来。

“我爸爸妈妈经常吵架,床头吵,床尾和,不吵架的情侣才是有问题的。”纪皓说道,“吃菜吃菜,我都饿了。”

白汐想说他们不是情侣的,但是越解释,反而越尴尬,索性不出声了,夹了一块龙虾肉。

纪辰凌深邃地看向她,暗黑的眸中思索着什么,若隐若现地闪耀着异样的光束。

纪皓看了纪辰凌一眼,又看了纪辰凌一眼。

心里叹了一口气。

以前纪辰凌拒绝过他的女神,他就想过,纪辰凌会喜欢上什么样的女人,喜欢上一个女人后是什么样子。

终于,他看到了。

纪辰凌那眼神,是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盯在自己女人身上。

白汐吃大龙虾,他毫不掩饰,想吃她。

而且,强势,专治,又霸道。

他有种,总有一天,白汐会嫁给纪辰凌的预感。

纪辰凌都盯着看了两三分钟了。

纪皓都看不下去了,清了清嗓子。

白汐看向纪皓的同时,也注意到了纪辰凌的目光,睨向纪辰凌,对上他漆黑如墨的眼眸。“怎,怎么了?”

“好吃吗?”纪辰凌沉沉地问道,脸色阴郁。

“呃……”是好吃的,口味和国内的完全不同,融入了起司的奶香味。

但是,纪辰凌不能吃,她如果说好吃,太不厚道了。

“那个,一般般。”白汐眼眸闪烁着说道。。

纪辰凌看她的目光又宠溺了几分,“知道吗?不适合撒谎。”

“是,是吗?”白汐紧张地低下了头,心虚,撩过额前的头发。

纪辰凌夹了一块龙虾肉。

纪皓担心道:“辰凌,三思啊,不能吃龙虾的。”

“我心里有数。”纪辰凌说道。

白汐也担心地看着纪辰凌。

那天,他也才吃了一点点的龙虾肉,然后一晚上一直跑厕所,还发烧了,脸色非常难看。

“早知道不点龙虾了。”白汐轻声道。

纪辰凌感觉到白汐的关心,看向她的目光中,柔的像是能溢出水来,“少气我就好了。”

就像打情骂俏一般,异样的情愫流淌在两人相对的视线中。

“哎哟两位,单身狗在这里,一百点伤害,好不好?”纪皓哀嚎道。

白汐脸红了,“不是。”

“不用向他解释,的护盾厚的堪比城墙,一百点伤害等于毛毛雨。”纪辰凌说道,吃完了一块龙虾肉。

“别这么说,好歹,我是小时候被揍的最多的。”纪皓无奈地说道。

“为什么被揍的最多,不是书记员吗?”白汐好奇。

“陪练啊,他要打败下一个对手之前,都是我被打。”纪皓假装哭的样子,“直到他搬家,我的噩梦才结束,我容易吗?被整整折磨了十年。”

白汐被他那假哭的模样逗笑了,看向纪辰凌,“幸亏我不是邻居。”

“我不会打的。”纪辰凌确定地说道。

她不知道,当他知道她快要和青梅竹马的男朋友结婚时,有羡慕,多希望自己能和她一起长大。

“因为我是女生吗?”白汐笑着问道。

“肯定不是因为这个,以前很多女同学给辰凌写情书,辰凌都交给老师了。”纪皓说道。

白汐:“……”

幸亏她没有和他一起长大,不然她写了情书,被他交给老师,该多丢脸,多难过啊。

“陈慧还是运气好的。”白汐笑着说道。

“陈慧是谁啊?”纪皓八卦地问道。

“我们学校的校花,以前给纪辰凌写过情书,还约了纪辰凌……”白汐挑眉,心中有些异样的情绪,一闪而过,轻声道:“去房间。”

纪辰凌看向白汐,“那不是她的情书。”

“嗯?不是情书吗?她跟我说,她要和表白,是最后一次机会了,过了毕业会,以后可能就见不到面了。”

纪辰凌肚子不舒服起来,拧起了眉头,“信封上写的是的名字。”

白汐顿住了,定定地看着纪辰凌。

信封上写的是她的名字?!!

怪不得陈慧说不要讲她的名字,等于……

白汐捂住了自己的嘴唇,撑大了眼眸,震惊中。

这句话的意思,等于,那个时候,跟他表白的是她,约他去房间的,也是她!!!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